官网首页 公众号 分享
  • 详细内容

  • 当前位置:首页  详细内容
 
浴火重生
发布时间:2021-10-12 阅读:256次

 

南通沦陷期间,私立南通学院医科的校舍和附属医院院舍被日伪军侵占,房屋设施遭到破坏,附属医院改为第七重伤病院后,医疗仪器设备在内迁转移过程中也全部散失。

1946年2月,私立南通学院成立还校委员会,决定原址恢复医科,并很快得到国民政府教育部的批准。私立南通学院常务校董张敬礼(张之子)出任大生纱厂经理,并主持私立南通学院院务。张敬礼再次聘请瞿立衡教授担任学院医科科长。为方便学生实习,满足地方百姓医疗需求,需要重建附属医院。张敬礼身为大生纱厂经理,除了给医科支持经费,还凭借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名望,通过各种媒介多方洽商,争取政府的支持。不久,江苏省政府接受委员会发令,通知卫生处和第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就近拨交原江北中央病院为南通学院研究实习之用。1946年5月1日,南通学院购置原江北中央病院,作为医科附属医院,共耗资1636275668.6元。

说起伪江北中央病院,那是日军侵华的铁证(概况见文末附录)。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南通县政府接管江北中央病院及其分院,改江北中央病院为南通县立医院。1946年1月1日改名为南通县卫生院,隶属县政府。

1946年5月19日,南通公立医院董事会召开成立大会,推举张敬礼为董事长,医院同挂“南通学院附属医院、南通公立医院”两块牌子,聘请医科主任瞿立衡担任院长,黄季平为副院长。同年9月1日,医院重新改组,南通县卫生院作为卫生行政机构迁至启秀别业,医院内部始告统一。

1947年,南通学院附属医院院务除由院长综理外,分设医务、总务两部,严毓青、戴汉文分别担任主任。设置有内科、外科、妇产科、眼耳鼻喉科、皮肤花柳科、肺科、牙科等11个业务科室,诊疗室共7所,外科手术台3只。当时医院有143名职工,床位120张,在院患者100多名,而医师只有18名。瞿立衡和黄季平通过各种关系多方联系,先后聘请了日本九州帝国大学毕业的鲍耀东教授担任外科主任,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毕业的薛永亮教授担任皮肤科主任,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叶同为牙科主任,东南医学院毕业的蔡辰康为眼科医师,徐静枢为药房主任,日本大学齿科毕业的陈金涂为牙科医师,医务力量大为增加。并指定三人驻院轮流值夜班,使得急症、重病得以及时诊治。星期天以及例假日夜派医师轮值诊疗,工作日趋灵活。为了加强护理,改善患者营养,医院还聘请杭州广德医院高级护士学校毕业生钱宗彝为医师兼饮食部主任。各科设护士主任一人,保管医疗器械,领导护士工作。病房也指派护士日夜分班轮值。疾病分类、医疗卫生业务、器材药品消耗等情况,日有报表。门诊人数50~240人,以外科为多,内科次之;住院患者63~112人,外科为多。

医院对事物方面也加强了管理,清理造册,对病室、手术室、宿舍进行调整。成立了膳食委员会,负责全院膳食供应。因为生活指数日渐增高,而经费来源有限,医院收取经费也随着增加,但三等病房依然免收住院费,延续了自张謇以来的“以宏慈善”的办院理念。附属医院与学院医科之间也一直保持着水乳交融、相互支持的密切关系,医院医师大都为医科教师,1947年,附属医院还制定了《学院教职员暨学生就诊优待办法》。

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即将解放南通城时,医院负责人接到中共南通县委通过亲戚关系送来的函件,其主要内容是阐明共产党对知识分子的政策,要求他们安定人心,维护人民利益,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保护好医院。这时,瞿立衡院长因肺结核病复发,去上海治疗。他临走前找了夏元贞、冯省知、李志学、顾捷军等人,要求他们尽可能保护好医院。瞿立衡离开期间,医务处长夏元贞代理院长,他设法解决因物价上涨引起的医护员工生活困难问题,安定人心。在1949年1月下旬,国民党军队进驻医院,夏元贞等人设法保护医院。国民党军队在撤走前,派人通知医院把医疗器械全部运往江南。以夏元贞为首的进步人士商定对策,以“拖”字诀应对,请了木工做大木箱,佯装待运,最后使得医疗器械被保存了下来。1949年2月2日,南通城迎来了解放,医院从此踏上了一条崭新的发展之路。

 

撰稿:倪歌